一直很喜歡「壯遊」的概念。商周這樣描述壯遊:「有一種旅行,方法很窮,卻可以改變人的一生。這種旅行,西方從16世紀末傳承至今;中國卻已失落數百年。那就是Grand Tour──壯遊。培養獨自『闖』的能力,才能開創個人與國家的競爭力。」每次看到這段話,就會想起「有些事現在不做,以後都不會做了」這句經典的電影台詞。

 

那麼,就從玉山開始吧!

 

 

 

遼闊.JPG 

闊      (地點/合歡山    圖/狐狸靜)

 

 

合歡山的夕陽很帥.JPG 

 

雲湧光  (地點/合歡山  圖/應該是JOY)

 

 

 

 

 

百岳初體驗  玉山竟然瘦不了!

 

我的第一座百岳初體驗就是玉山,於今年五月完成初體驗,很幸運的能有站在台灣最高峰頂端呼吸,捧鋼杯喝著熱氣蒸騰的咖啡。

 

看同團朋友的行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大家開始討論彼此裝備怎麼來的,花多少錢買的,羨慕可以借這麼多,驚訝可以這麼貴的聲音此起彼落。還有更有趣的是──擔心高山症發作還去醫院拿了高山症的藥;怕要早起要早睡會睡不著,還提早一個星期去習慣安眠藥的劑量……這些驚奇的顧慮不在我此行的顧及世界中,然而更始料未及的是,「平安符」成為我日後的私人必備清單!

 

半夜登頂的過程,不知是不是自己粗心大意忽略資訊,為甚麼我不知道爬玉山可能危險到小命不保呢!在攀爬(就是手腳一起匍匐)有如壁崖的碎石坡,在黑暗中,有著萬丈深淵的無盡想像,怕黑怕高又怕鬼更怕死的我,爬到心臟都抖了起來。前行的夥伴,突然停下,手摸胸口,讓我嚇一了跳以為是啥麼發作了,原來是她的平安符掛在胸口,她正在祈求媽祖保佑(萬能媽祖除了包海,也包山)可以順利登頂。「啊!我竟然沒帶平安符!」我心裡大驚著。多麼重要的裝備!

 

在登頂的當天一路總共走了快13公里,背著快5斤重的背包,一路的死命走回登山口,走到只剩意志力住在軀體裡!

 

回到家,甩下背包,馬上量體重,心想走這麼多路,應該有變瘦吧?!看到數字像鬼魅浮現眼前時,那些為了保持體力、補充食物的光景一幕幕閃過腦際……

 

 

 

花吻了我們.jpg 

花吻了我們  (地點/玉山   圖/憲哥)

 

 

OPEN小將也跟團.jpg  

OPEN小將的玉山廣告 (地點/玉山  圖/應該是我)

 

玉山日出之吻.jpg 

俠侶的日出之吻  (地點/玉山頂  圖/狗仔靜)

 

 

 

 

差點小看了合歡山群峰  一天走了15小時!!

 

爬過玉山後,以為其他山會比較輕鬆,差點輕忽了裝備。我們從一路從大風大霧的濕冷走到烈陽曝曬的晴空萬里,一路上上下下翻閱山嶺,抵達目的地西峰後,發現力氣已差不多用盡!

 

因為合歡山不偌玉山是一座山的較多的平地走路,相反地,是一座一座有完沒完的山,就算是平地也是短暫,或是藏著緩緩的上升與緩緩的下坡,都要花較多的力氣。由於大家都是用盡力氣後,逼不得已的再把力氣榨擠出來,比吃奶還要費勁,因為在山裡不會有隨手可招計程車沒有卡刷一刷就可過夜的小旅舍,就只能不顧一切的往前走!

 

於是我們錯過了日出,隨著體力的耗盡步伐異常艱辛,吞吐地趕上了夕陽,金黃餘暉大筆揮毫在雲海裡,映出了夥伴們眼底的疲倦,心裡讚嘆美麗後,夕陽很快的落下,黑暗鋪天蓋地,大霧不客氣地升起,空氣冷冽了起來,月亮冷靜地高掛前方潑墨的山影裡,沒有溫度只有冷。

 

在我罩上好友交代要穿的Goretex外套相護之下,精神突然一陣!就剩兩公里了!夜晚的趕路,夥伴們緊緊地挨著一前一後,誰也不準落單,一個都不能少。

奇異的是,兩公里走了很久很久怎麼會這麼久,尤其是短短的一兩百公尺怎麼可以走超過二十分鐘啊!我還以為是國家公園標錯,直到大家平安下山後,突然想起:「現在是農曆七月啊!」除了聽到壓隊的夥伴說:「剩下的兩公里,很多人在念佛號!」

 

 

對於山我們只能臣服而非斗膽征服.JPG  

 

對於山我們只有五體投地的臣服而非征服  (地點/合歡山  圖/美人魚含)

 

 

陡不抖?!.JPG 

 

陡不抖 ?!  (地點/合歡山   圖/狐狸靜)

 

 

等待愛人一起走.JPG 

 

等愛人一起走,不愧是神鵰俠侶  (地點/合歡山   圖/狐狸靜)

 

 

怎麼解釋我的百岳癮呢?  極致都在這裡!

 

在一些比較常爬百岳的朋友聽到我們玉山登頂後,眉毛依舊沒風吹草動,在我們說合歡山爬到西峰時,都瞠目結舌反應很大啦!(16小時果然是值得的!)然後就會自豪連自己都驚訝的體力!呵呵!

 

一些朋友不解我怎麼會喜歡上爬百岳?拿來說嘴當然不是愛百岳的原因,而是進入百岳的世界後,身在其中,很像一個全然獨立的世界,異次元空間,很純粹,就只有大自然會有的陽光、空氣、樹木、泥土,還有擁有共通語言的攀爬百岳者,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身體,沒有比此刻更感受到活著的感覺了!

 

在深山裡,水、食物都變的無敵珍貴,每一口都多了想像──水果咬下去的多汁以為是噴泉,水喝起來以為是到了沙漠綠洲,泡麵吃起來都是手擀麵Q彈美味,咖啡香醇的星巴克哪比的上,茶喝起來就真的是「高山茶」了!

 

而能營造這些食物的氛圍,就是因為體力發揮至一次又一次的極限,眼前是一層又一層不同的疊嶂景致,冒險的血液抵擋不住深山的高壓裡沸騰著,懸崖的縱深緊緻了心跳,登頂不是結果,而是這些、那些說不完的極致,盡在旅程裡鋪展綿延閃閃發光著。

 

 

 

 山頂的泡麵最美味.JPG

 

爬山最期待的事  (地點/合歡山西峰   圖/盧sir) 

 

 

 

在山上野餐.JPG 

是在幸福地野餐嗎?  (地點/合歡山   圖/我)

 

 

 

壯遊──我死前會想起,並且微笑的事

 

 

百岳是豪奢的運動,旅費和裝備的銀兩跟日出一樣閃亮亮,貧窮的裝備只會在高山上給自己找麻煩;獨自闖不適用於攀爬百岳,同進同出的旅程,如影隨形的安全與歡樂,釀造享受不完的照片與回憶。

 

也許與壯遊的定義不是十指交扣,但攀爬百岳,會是我死前想起都會微笑的事。至少,在我活著的時候,我們都會一起先驕傲地微笑個夠。

 

 

 

我的國中同學們2.JPG 

 

有夠難得的啦,我的國中同學們!  (地點/合歡山   圖/應該是張帥)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大笑才有魚尾雯

kissno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憲哥
  • 日出之吻是我拍的喔~~~!!^^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