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片一個晚上就重複看了兩次,凱特穩死雷當晚成了我心目中的新女神,她精湛的焦慮,讓觀看她的我也從中釋放。

再買小說來讀,文字為電影做了更多的描述與交代。我以為只是描述夫妻間的關係距我遙遠。但生命很多時候,就像一個載買物件的救生艇,驕傲、希望、想像、失望、假裝必須一件件拋棄,才不會繼續往下沉......做出相當的改變,是一種自救的方式。做出誠實的回應,是一張勇氣的臉龐。就這兩點而言,這部電影與我貼近。

April很早就承認自己不是演員那塊料,就算他大學念的是戲劇,而直到社區劇團演出,紮紮實實印證了她只在心中承認的沒有足夠的天分與才華,這次演出失敗像是被甩了巴掌,失望在臉上灼熱地燒燙著。她在戲中戲有這著這句台詞:「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彷彿閃閃發光。我想到外面去,做些真正瘋狂、真正了不起的事情......」還圍繞在耳際,羞辱著她。

隔天又恢復了日復一日的家庭主婦生活,她年輕的生命彷彿就要如混著油水的清潔劑一起排到黑暗的下水道。倘若真的麻木,她就不會如此焦慮,菸一根接著一根。她做出了一個舉家遷往巴黎「重新開始」的決定,拯救自己也拉出每天工作無趣曾說出「你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成了個二流人物」的Frank。

在當時,這是個「瘋狂」的決定,凡人必覺得不切實際。

kissno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